在 YY 之前,百度收购的这些公司就已经砸手里了

在 YY 之前,百度收购的这些公司就已经砸手里了

在 YY 之前,百度收购的这些公司就已经砸手里了

近日,百度收购YY直播的消息得到了官方确认。据百度与欢聚集团签署最终约束性协议,全资收购欢聚集团国内直播业务(即「YY直播」),总交易金额约36亿美元(合234亿人民币),交易预期将于2021年上半年完成交割。

  这本就将会是百度投资并购史上又一笔浓重墨彩,与此同时——浑水还「好巧不巧」的发布对YY的做空报告——百度这次重金买到的是一只会下金蛋的母鸡还是一只假装会下金蛋的母鸡?

  李彦宏此时大概也有点懵。

  时间倒回到7年前,百度曾以19亿美元收购91无线,是为震惊业内的「天价收购案」。看得出来,百度出于战略转型的需要,对收购的重点项目向来是大手笔,当时收购91无线是为了向移动化转型,现在收购YY 直播意在发力视频和直播业务。不过,91无线的后来的结局并不好,那么 YY 和百度的这一段又会走向哪里?

  我们借此机会,回顾一下百度在过去十几年的投资中,到底踩了哪些雷,哪些项目实实在在地砸在百度手里了?

  根据 IT 桔子数据,这样的项目有19个。(注:数据筛选标准为,在百度投资过的项目中,筛选出近三年无公开融资记录且百度为最后一轮投资方的失败项目;项目失败的标准包括不限于项目宣告关停、项目产品已下线,项目已完全放弃原有的主营业务转型新业务或新项目、项目被其他主体吸收合并且品牌不再独立运作等情况。)

  在以上19个关停或转型的项目中,百度收购的项目就有8个,还有9个项目是百度在 A 轮及以前投进的。

  从时间点来看,这些项目与当时的百度战略多少还是有些关系。

  比如2013年正是百度在移动化转型上最为焦虑的一年,百度接连收购了2家应用商店「苹果园」和「91无线」、一家移动广告营销公司「悠悠村」、一家手机杀毒软件「TrustGo」等多个移动应用;

  2015年又是百度发力 O2O 的一年,百度在出行领域分别投了「51用车」和「天天用车」的 C 轮;2017年后,百度战略重心转变为「All in AI」,百度投资才更多面向企业服务及 AI 领域。

  曾是互联网史上最大并购案,结局令人唏嘘

  2013年7月,百度宣布以19亿美元全资收购91无线。百度投资部此前向来低调行事,此次配合公关部大做文章,一手缔造了互联网史上最大收购案,可谓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据悉,91无线成立于2010年,兴起于移动互联网下第三方应用分发平台崛起的时代。91无线旗下「91助手」、「安卓市场」的产品雏形是网龙在2007年花10万元买来的,另外还有「91移动开放平台」、「91熊猫桌面」、「安卓桌面」、「91门户」和「安卓网」等移动互联网应用产品矩阵。

  在2011年、2012年,91无线分别获得了 A、B 两轮数千万美元融资,A 轮投资方为 IDG 资本、祥峰投资 Vertex 和德同资本,B 轮投资方为嘉御基金。

  根据91无线母公司网龙财报,在2012年第三季度,91助手的用户量超过1.27亿,安卓市场用户量7123万。与360手机助手、豌豆荚,在应用分发市场呈现出三足鼎立之势。

  正式签订收购协议的当天,李彦宏亲临91无线办公室,发表演讲:「今天是一个非常有历史意义的日子,我们每一个在场同学,都是历史时刻的见证者和参与者。」「你们都变成了百度人。」

  收购后百度斥资在福州软件园设立百度福州研发中心,91无线保持独立运营。但百度的收购策略并不是扶持91助手的发展,而是给百度手机助手这个「亲儿子」输血,打造自有品牌,将91的资源和流量全部导入百度体系内。

  并购完成后,91无线的多个业务被拆分,百度多酷即把91游戏、91熊猫看书、游戏发行及分发业务整合,成立百度游戏;91桌面被分拆给风灵创景科技,接着 iOS 业务被卖给西藏智度投资下属子公司福建智度科技有限公司,内部整合持续了一年多。

  2014年8月,曾与李明远一起参与收购91无线的百度战略投资部副总裁汤和松离职,据称是因为「要对收购失败负责」,2年后主导移动业务的百度最年轻总裁李明远因严重违纪也辞职了。

  伴随着苹果应用商店在 iOS 体系内形成垄断之势,华为、小米、三星等各家智能手机品牌纷纷自营应用商店,第三方平台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小,市场份额被不断挤压。2014年底,多家手机厂商与百度预装合作到期后没有续约。

  2017年1月,百度以1.7269亿美元(约12亿元)价格将移动游戏出售;同年10月,百度宣布,因业务规划及运营需要,百度福州研发中心的相关业务将陆续迁往北京,员工可以转岗来北京,这一裁撤令背后也宣告了91无线的惨淡结局,直到2020年2月,百度才官宣91和安卓市场渠道正式下线,91无线业务已分崩离析、名存实亡。

  同样令人嘘唏的还有豌豆荚。在91无线卖身百度的同一年,阿里有意以15亿美金收购豌豆荚,但被豌豆荚拒绝。三年后豌豆荚的地位愈发尴尬,最终以2亿美金卖给阿里。

  今天来看,91无线到底给百度带来了多少有形的或是无形的价值,恐怕连百度自己都难以衡量。但就百度收购此举来说,百度以为抓住「应用分发」这个移动互联网的入口就能入局移动互联了——这也许就是一次对行业、对趋势、对局势严重的误判了。

  百度和红杉中国下注出行 O2O,投资的两项目均关闭

  百度曾下注了两个出行 O2O 项目——51用车和天天用车,有意思的是,这两个项目的最后一轮融资都停留在了2015年上半年,而且都是由红杉资本中国和百度一起投的。

  百度在2014年底敲定了对美国打车应用 Uber 的6亿美元融资,等回过头来才发现国内的市场变化太快,百度还没来得及在国内出手——2015年2月,腾讯支持的「嘀嘀打车」和阿里支持的「快的打车」刚刚完成了合并,这意味着网约车领域竞争最激烈、市占率最高的两大 APP 合二为一,它代表了当时国内网约车战场的结束。

  此时百度入局已晚,但还是投资了这2个打车项目,可能是为了「赌一把」,希望在拼车、顺风车这样的细分领域占住市场、分一杯羹;也或者是因为这两个项目此前背后的投资方和 FA 机构得到百度充分信任。

  在此半年前,红杉中国先是和创新工场以1000万美元共同投资了51用车的 B 轮,再以数千万美元投资了天天用车的 B 轮;一年前,创新工场投资了天天用车的 A 轮,更早之前的2014年1月,51用车获得了创新工场、雷军及顺为创业的1000万元天使投资。

  另外,百度投资51用车很大程度上也是为了支持从百度出来的创业者。51用车联合创始人门旭光曾在百度任商业部高级产品经理,CEO 李华兵则是一位连续创业者,做过哈哈拼车、车品汇等项目,此前曾担任千淘资本合伙人、汉能投资副总裁。

  相比同时期的哈哈拼车解决一对多的拼车需求,51用车是一对一的拼车。这样的项目还包括嘀嗒拼车、天天用车、微微拼车等,同时滴滴在2015年6月也推出了顺风车服务。

  天天用车的创始人、CEO 是翟光龙,2010年在美团网工作,2012年加入蚂蚁短租并出任 CEO,2014年至今多次在出行领域创业,不过方向从网约车转型为共享电动单车业务。

  工商信息显示,由翟光龙担任法定代表人包括「7号电单车」的运营主体北京百和光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松果出行」的运营主体北京快松果科技有限公司等。其中,7号电动车 APP 在2019年9月后也不再更新,松果出行在2018年1月获得险峰长青天使轮投资,目前仍在运营中。

  现在看来,51用车和天天用车都失败了,整个赛道活下来的只有嘀嗒出行(原嘀嗒拼车)。而于红杉中国而言,作为超级风投几次小失误并不妨碍他投中其他好项目——其在2015年1月顺利进入了滴滴的 D+轮,赶在合并前捕获了一只未来的超级独角兽项目。

  「陆奇时代」百度最看重的人工智能项目,最终宣告失败

  2017年1月,百度迎来了曾任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的科技圈牛人陆奇,陆奇正式担任百度集团公司总裁兼首席运营官(Group President,COO),全面负责百度所有业务的技术、产品、运营、市场营销及销售服务。

  百度曾经在2013年收购了10多家公司,盲目无主的收购或是为了掩盖百度在移动化转型上的不利,也颇显得有些「自乱阵脚」。而在陆奇执掌百度后的一年半时间里,百度对内大刀阔斧改革,裁撤医疗事业部,出售了原91无线拆分合并后的百度移动游戏业务等业务线;对外着手收购了3家人工智能公司,其中2家是国外公司,分别专注机器视觉领域、AI 语音识别领域;而百度收购的国内公司仅有渡鸦科技。

  2017年2月,收购渡鸦科技后,陆奇信心十足地给员工发内部邮件:

  「这是百度引领人工智能未来发展的重要一步,对于奠定百度智能交互平台的领先优势以及打造软硬件一体化的核心竞争力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吕骋加盟之后将主要负责百度智能硬件业务,并协同度秘打造极致创新体验的产品,加速度秘 OS 的对外输出进度,助力百度人工智能生态的搭建。」

  随之,年仅27岁的吕骋,即渡鸦科技创始人担任百度智能硬件事业部总经理,直接向陆奇汇报。

  九个月后,吕骋团队推出新品(原型产品)「智能音箱 Raven H」。该款智能音箱采用搭积木式的设计,多层次、多颜色,外观上比较「另类」。

  2018年3月,吕骋团队被并入到新成立的「智能生活事业群组」(SLG),吕骋的职位也从「百度智能硬件事业部总经理」改为「Raven Studio 工作室负责人」。数月后,百度就推出了由另一个团队研发的第一代「小度智能音箱」产品。

  虽然都是智能音箱,但这两款产品在定位、策略上有很大的差别,Raven H 在发布会上更侧重产品的工业设计和交互方式上的「创新」,小度则侧重于产品的智能体验和功能。

  市场最后给出了投票:Raven H 产品在京东的售价为1399元,半年多销量惨淡,仅有90多个评价,此后再无新品推出;小度售价仅为89元,发布一周后评价过万,此后又通过各种市场营销等方式在市场上激起水花,在当前家庭智能音箱市场占有重要一席。

  2018年5月、7月,陆奇、吕骋先后从百度离职,原有的渡鸦团队在百度也不复存在。吕骋重新出发,成立了一家 AI 娱乐公司,并获得了来自 Y Combinator 中国(「YC 中国」)、星瀚资本的两轮融资。

  智能音箱 Raven H

  对百度这样的巨头而言,无论是收购91无线、渡鸦科技还是现在的 YY 直播,评判其收购成功与否最重要的标准并不是讨论溢价多少倍、钱花得值不值,而是要看项目和创始团队能不能在收购后发挥应有的价值,以及弥补百度这几年错过的时间成本和机会成本。

  毕竟收购并不难,更难的是收购后项目如何为百度所用,如何与百度原有业务整合,发挥优势互补、资源协同作用,这才是百度在投资运作上面临的最大挑战。

  正如2018年春节陆奇在一次高层年度总结会上的反思,「渡鸦的收购太过草率,很多(收购)以后怎么做的东西都没想清楚。」

  希望,百度不会重蹈覆辙。YY 直播被百度收购后终会面临怎样的结局,走向何处,我们且拭目以待。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