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内部会议内容曝光!小扎称不希望看到TikTok被禁

Facebook内部会议内容曝光!小扎称不希望看到TikTok被禁

自Facebook成立以来,作为每周全体会议的一部分,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会主动邀请员工提出问题,并对投票最多的10个问题进行回答。日前媒体从Facebook员工那里获得了Facebook内部会议的部分问答内容。泄漏的信息显示,扎克伯格就员工缺少办公室零食、等诸多问题进行了回应,但也常常在愤怒员工面前为自己的决定进行辩护。总体上而言,在激进员工和广大用户面前,公司高管们总是面临两难境地。

关于TikTok和产品指标

在8月6日的问答环节上,扎克伯格祝贺Reels团队在全球发布了该产品。这一短视频应用是为了削弱TikTok的势头。数据称青少年们平均每天使用TikTok的时间为80分钟。在TikTok上的80分钟就是人们没有花在Facebook产品上的时间,这意味着TikTok有一天可能演变成Facebook的生存威胁。在每周的问答环节,员工们问扎克伯格他打算怎么做。

扎克伯格从一开始就密切关注TikTok的崛起。他在6月份告诉员工TikTok在早期很难留住用户。但他表示,随着时间的推移,TikTok的用户留存率有所提高,到今年夏天TikTok对Facebook的影响变得越来越明显。扎克伯格在对员工的讲话中明确表示,他不希望看到TikTok被禁。

8月7日,长期担任该公司高管的菲吉·西莫(Fidji Simo)发给该公司一份备忘显示出公司对数据的痴迷。这份《Facebook应用程序:八月更新》以“参与度和情绪趋势”的讨论开始,包括人们使用Facebook的频率以及该服务的哪些方面正在增长。西莫报告称,Facebook用户上个月平均每天访问该应用18.4次,累计使用时间为59.6分钟,分享量同比增长15.6%。该公司主要关注的Groups取得了巨大成功:发布的帖子增加了31.9%。

接下来是关于产品里程碑:今年7月,Facebook上直播视频达到100亿次。接下来备忘录介绍了当月的新产品发布,包括员工对一款名为“邻里”(Neighborhoods)的新产品测试。在那之后,才有一段关于“诚信”的内容,概述了这个月Facebook在保护用户不受滥用和虚假账户影响方面所做的努力。

今年夏天,一名员工称:“他们最关心的是指标。”这名员工说,偶尔道德问题会压倒产品决策。“其他的问题通常都是,我们怎么才能把这个比例提高到0.1%呢?这名员工说。

员工的加薪和晋升与他们提升Facebook产品参与度的能力密切相关。在他们的职业生涯中,参与度指标是第一位的。

大多数员工都想扎克伯格行动更果断、决策更激进。而Facebook的用户群体却把他拉向了相反的方向。由此产生的僵局似乎谁也不满意。

关于免费食物

当公司员工在7月16日提及Facebook办公室曾免费提供零食,抱怨居家办公让这一切都消失时,扎克伯格回应称,“我不确定我是否在这个问题中遗漏了什么内容。”扎克伯格礼貌地对此表示质疑,“但我确实没有看到任何数据表明免费食物是人们来这家公司工作的主要原因之一。我希望不是。我希望你在这里工作是出于各种各样的原因,比如围绕着公司的使命,我们可以对世界产生的影响,努力去做尽可能积极的事情。这些都是典型的动机问题,而不仅仅是免费的食物。”

关于所遭受批评

今年以来,Facebook不断受到内部批评的影响,受到公司历史上最大的广告抵制的挑战,也受到世界各地政府的压力,公司形象受损,扎克伯格在7月31日的问答中也承认了这一事实。他表示:“今年上半年,我们的品牌处境肯定比危机刚刚开始时更为艰难。”

关于社交隔离

在面对长达数月的美国社会冲突和社交隔离时,不少员工问是否可以一起逃离疫情、逃离一切。在7月31日的问答环节中,一名员工问,我们能建立一座完全隔离的Facebook城市吗?比如,买一个岛,然后我们都在那里工作?

扎克伯格大声读出问题,轻声笑着。“天哪,我不认为这从长期看是件好事,”他回答说。“我认为与社会其他部分保持联系是件好事。”

关于特朗普帖子

5月29日,当针对乔治·弗洛伊德被杀的抗议席卷明尼阿波利斯时,美国总统特朗普在Facebook页面发布内容称“抢劫就开枪”。扎克伯格最终决定对特朗普帖子不作任何处理,这在员工中引起轩然大波。当周五,扎克伯格宣布自己的决定时对员工们说,他对总统的言论感到厌恶。但他说,作为Facebook首席执行官,他必须在执行公司政策时保持中立立场。

7月7日,公司首席运营官谢丽尔·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在一场问答会上对实习生们说:“我们所做的就是尽量不去表达自己的观点。”“我对特朗普有非常强烈的个人看法。但这是我个人的观点,也是我深刻把握的。当我做政策改变时,它不应该进入我的判断。我们必须成为一个中立的平台,做出这些决定时要有规则和原则。”

但就在同一天,在一次全体会议上,该公司的信任与安全公共政策主管尼尔·波茨(Neil Potts)告诉员工:“我不认为我们一定是中立的。”波茨回应说,Facebook承诺删除仇恨言论、煽动暴力和其他有问题的帖子,这表明公司政策是有原则的。

事后,扎克伯格又与员工举行了一次虚拟会议,描述解决员工担忧的7点计划。扎克伯格承认,由于他的决定,Facebook的公众形象再次受到打击。他说:“这个决定可能为公司采取自认为正确的步骤带来了巨大的实际成本。”

关于广告抵制活动

今年夏天,部分广告商发起了针对Facebook的广告抵制活动。但公司认为,Facebook拥有900多万广告商,而绝大多数都不会参与其中,损失的收入只是沧海一粟。扎克伯格在6月26日的问答环节中也做出了同样的预测。他说:“我们的底线是,不会因为一小部分收入或一定比例的收入受到威胁而改变我们的政策或做法。”“我们要做我们认为正确的事情,我们认为要坚持为社会提供最好的服务,包括我们今天早上宣布的政策变化,我们将继续这样做,我猜这些广告商很快就会回到平台。”

关于和特朗普的关系

高管们会定期回答员工提出的尖锐问题,比如扎克伯格与总统的关系。在7月16日的问答中,扎克伯格在开场白中说:“我想我可能是美国最直言不讳的CEO,在许多事情上我与这位总统意见相悖。”“比如移民政策,我认为它不仅不公平,而且与我们应该追求的机会相比,它让美国在前进的道路上处于巨大劣势。在气候变化问题上,我认为像退出巴黎协议这样的举动对全世界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挫折。再比如他的分裂和煽动性的言论,我称之为恶心——我认为我说的比我所见过的任何其他公司CEO都要严厉。”

关于反垄断听证会

7月底扎克伯格参加了国会的反垄断听证会。在23日的一次问答中,扎克伯格用安抚员工的口吻提醒他们,他以前也曾出现在国会,当时他几乎毫发无损。他说,Facebook竞争对手面临的反垄断问题比以前更明显。他预计国会将主要关注Facebook对内容的审查问题。

关于护肤

在7月中旬的一次问答中,已经习惯了只在视频电话上看到扎克伯格的员工们注意到,他的皮肤看起来总是很好,并问了他所谓的“很多关于平时护肤的问题”。

扎克伯格将他的皮肤好归功于视频会议设置的良好照明条件,同时有充足的休息和锻炼。他鼓励员工休假,“我想防晒霜可能也很重要,”他补充道。

接下来的一周,狗仔队拍到扎克伯格在夏威夷冲浪的照片在网上疯传,网络和Facebook上也充斥着各种恶搞。扎克伯格对此泰然自若。他在当周的问答中说:“我不是那种会幻想自己在任何时候都看起来特别酷的人。”“但是当你沿着夏威夷海岸漂流时,感觉很美,感觉棒极了——然后你回到网上,你看到的就是那张照片,那就是你的样子。这可能是自己涂的防晒霜要比以为的多很多。”

“我不会为涂了太多防晒霜而道歉,”他补充道。“我认为防晒霜很好,我支持这一点。”

关于美国大选

7月底,扎克伯格员工问他对2020年大选做了什么准备。扎克伯格说他很担心:疫情会影响投票率,在选举日之后这个国家要等多长时间才能知道谁赢了,以及在此期间可能会发生什么。他说:“有可能会有很多人走上街头,最终导致一段暴力时期,或者至少会出现一些暴力。”就像扎克伯格今年夏天对他的员工们做出的许多预测一样,这个预测既似是而非,又令人不安。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